職工文苑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資訊動態 > 職工文苑 >

一雙沒納完的鞋墊

濟能發集團 2019/11/20 10:34


我的姥姥已經離開六年多了,她是位地道的農村婦女,姥爺是個手藝人,整日忙著自己一攤子雜事,家里的農活和照顧孩子的擔子全壓在了姥姥身上。姥姥的個頭不高,但是很能干,她帶領著媽媽、姨媽和舅舅們,把家打理的井井有條,從沒誤過地里的農活。

姥姥心靈手巧,媽媽姐弟六個的衣服和鞋子都是姥姥一針一線縫制的,在那個缺衣少食的年代,老大的衣服根本等不到老二能穿就已經穿破了,姥姥把老大穿小的衣服洗干凈,打上整整齊齊的補丁給小的穿。媽媽姐弟幾個,從不像別人家的孩子整天穿的破破爛爛,邋里邋遢,這都歸功于姥姥那雙靈巧的雙手。

姥姥的廚藝不錯,雖然生活在農村,但是由于姥爺做點小生意,日子過得還算充裕,姥姥很疼愛我們,記得以前只要媽媽一出遠門,姥姥就派舅舅騎車去學校門口接我和弟弟去她們家吃飯,我和弟弟最愛吃的菜就是姥姥用地鍋急火快炒的土豆絲再加上幾根芹菜,又脆又辣還帶點芹菜的清香,很解饞。

我們逐漸在長大,姥姥確越來越老了,尤其參加工作以后,很少回老家看望姥姥,偶爾回去一次,姥姥就會準備大包小包的東西讓我帶著,從吃的到用的,姥姥用高粱桿做的蓋簾子,編的筐子,自己地里種的各類青菜,農作物……總是把車后備箱塞的滿滿的。

姥姥是一個閑不住的人,有一次回家,姥姥從屋里拿出來一雙紅布做底的手工鞋墊,姥姥說:“趁著我現在還能動,戴上老花鏡還能看見穿針,給你納兩雙鞋墊”,我接過鞋墊仔細打量,雖不像外面賣的那么精美好看,有的地方甚至因為眼花而縫錯了針腳,但是從選樣到配色,無不顯露出姥姥對我深深的疼愛。

隨著年齡的增長,姥姥的身體越來越差,六年前的冬天,姥姥因病永遠的離開了我們。收拾遺物的時候,我發現了一雙還沒來得及納完的鞋墊,帶回家永遠的收藏起來,想姥姥的時候就拿出來看看,希望姥姥在天堂一切安好。

■安居煤礦 李文靜


德德州扑克